本報記者 王晨 通訊員 門開闊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27日09版)
  實際上,養老行業不僅包括敬老院等相對較大規模的機構,還包括老年人相關產品的製作與銷售、護理咨詢、上門服務等多種項目。
  今年33歲的蘇暢在考察市場時發現,老年人所需的配套產品少之又少,服務也僅限於保姆、醫院院護及敬老院看護等,居家服務產品在中國尚屬匱乏。因此她決定創辦一家專營老年人用品及護理咨詢的工作室。
  蘇暢畢業於沈陽護士學校,併在沈陽醫學院進修獲得學士學位,之後在北京一家民營醫院從事護理工作並取得主管護師資格。2001年,蘇暢的父親患重病,她辭職回沈照顧父親。其間,她逐漸瞭解到輪椅、翻身器等設備對老年人的重要性。2012年10月,蘇暢在沈陽市大東區開辦了“銀髮寶貝居家照護工作室”,工作室以居家養老、病人看護、老年用品、保健品零售等綜合性服務為主。因為多為中高端產品,所以蘇暢選址在高端小區周邊,緊鄰萬科金色家園與聖水源社區。
  最初,蘇暢對於店面經營與產品銷售毫無經驗,居民進店多數是看看熱鬧。“我當時沒有什麼好辦法讓他們買我的東西,看著他們進進出出很著急。”蘇暢說。後來有朋友為她出謀劃策,她也學習了關於經營管理的知識,並經區民政部門介紹,在老年大學為老人們上了護理知識與護具使用知識的相關課程,常通過參加區民政局推薦的一些展會,宣傳自己的工作室。在區民政局的幫助下,通過不斷學習別人的經驗、學習相關知識,蘇暢逐步渡過由醫療技術人員向經營管理人員身份轉變的難關。
  工作室目前有兩種服務方式,第一種是提供上門服務,包括對老人身體情況作出整體評估,制定護理計劃,演示和指導護理方式等;第二是出售產品,包括衣、食、寢、動、潔、便、用等多方面,具體而言有助食筷、防滑餐盤、防嗆水杯、蝶型枕、防水床單、摺疊手杖,各種助行器、安全輪椅及各種老人服裝,等等。
  工作室向老人傳遞一種“自立”的理念。蘇暢介紹,在國外例如心臟搭橋手術,術後3天就鼓勵老人下床走動,但是國內往往是“術後不敢動,回家全不動”。其實術後的老人通過借助器具等是完全有能力自理生活的,所以她在與老人接觸中不斷培養老人自信心,讓老人能通過她提供的器具去做自己想做、喜歡做的事情。
  蘇暢對到來的家屬及老人並不急於推銷產品,而是傳達給對方一種“老人有所需”的信息。每售出一件產品,蘇暢都會就當下老人的情況幫家屬普及護理常識,如長期卧床老人需要註意的肺部感染、尿路感染,下肢靜脈血栓等疾病的預防方法。一次,一位劉姓女士到店中為偏癱卧床的公公買日用品。蘇暢在詢問了老人的病情後,不僅推薦了相關產品,同時叮囑她,卧床老人不能仰面喝水,否則容易引起肺部感染等護理常識。劉女士買了幾款尿不濕就離開了。第二次來店中買東西時,講起了因為沒有把蘇暢的介紹聽進去,結果老人因肺部感染入院治療的事,她表示很後悔。幾天后,蘇暢接到劉女士電話,得知老人出院不久褥瘡發作,患處的破潰出血嚴重。蘇暢放下電話便鎖起店門趕往劉女士家中,幫助老人處理了瘡口。
  銀髮寶貝工作室現階段在零售的基礎上,也採取為大型敬老院採購、企業採購等方式盈利。蘇暢介紹,現階段相關居家照護產品不被廣泛瞭解,養老本身也並非快速盈利行業,兩年之內的虧損可以承受,就目前店中財務記錄及相關方案來預算,第三年可以收回成本,隨著近幾年國家政策的扶持以及相關保險服務的發展,未來可能會盈利20%。從目前店中銷售產品的貨源來看,多數進口品牌,價格昂貴,如果國產品牌能有所興起,成本還會進一步降低。
  蘇暢還建立了自己的網站,宣傳“自立”理念。此外,蘇暢發現沈陽的養老護理機構功能覆蓋基本包括照顧自理、半自理與非自理老人,但不夠專業化。在老齡化社會措施政策較完善的發達國家和地區,護理機構需要細分人群,做到精細化護理。比如有的護理機構針對非自理這一群體,還有的機構專門針對活力老人這一群體,等等。
  蘇暢說:“這種精細化護理模式是值得借鑒的,因為不同的老人需求不同,細分能夠更好地照顧老人”。蘇暢未來的計劃是以她自身醫療護理專業為基礎,做一家專門針對非自理或半自理的,即有剛性護理康復需求的客戶群體的護理院。同時,蘇暢也考慮將未來護理院的服務範圍拓展到處於術後恢復期,需要康復護理的所有人群,而不僅限於老人。
  如果計劃順利,蘇暢還打算運用之前在醫療系統的資源經驗等,和醫療機構合作,建立雙向轉診機制。但上述構想的實施要面臨的是資金與人力資源不足的難關。
  專家點評:
  遼寧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認為,蘇暢的銀髮寶貝工作室,目前兼具出售產品及提供服務兩種功能,這種混合經營模式是比較先進的,並且她不僅僅提供服務,還去傳播一種新的理念,“這是國家未來養老服務模式的一種縮影和典型”。在此基礎上,蘇暢創辦自己的網站,也可以更好地去傳播她所提倡的理念,並且自身掌握一定專業護理知識和技術,有從事社會公益的精神,這也是值得年輕人在這個行業發展中所學習的。
  至於蘇暢以後有打算創辦護理院的想法,王磊表示這是一個很好但也需要慎重考慮的想法,其中存在很多問題,如需要考慮失能人群的二次傷害等問題,能否招聘到一批專業性護理人員也有待考察。王磊建議蘇暢未來發展行業間橫向交流,與同行之間建立協作機制,不可孤軍奮戰。
  王磊總結,年輕人如果想依靠養老服務行業大賺一筆是不可能的,這畢竟是一個微利行業,整體前景很好,但是具體前景不樂觀,對未來收入預期可以放低一些。  (原標題:“銀髮寶貝”讓老人自立)
創作者介紹

張繼聰

xp95xprb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